Penang

每年回家過年,都會有新據點。去年的 E-gate, 今年的 First Avenue Mall 和 Straight Quay。 和朋友們約在 First Avenue, 朋友驚訝我可以不需他們帶路自己就這樣把車開到那裏去。我說這本來是 Komtar,而誰會忘了Komtar。年少時,在 五樓的Auditorium A 看過多少表演。在這樣的演變裏,還是有些東西是安靜的緩緩的,也許變了,也許沒變。Air Itam 的 Laksa 還是讓人吃了一碗還要再“打包”囘去晚上再吃。已經可以在 cafe 裏吃的 Penang Road Cendol 還是一樣的味道。在路邊停車還是有人寫小紙條。去買東西還是說福建話。你說炒粿條很好吃但是小販態度很囂張。如果在看似有禮含蓄但有時是虛假做作的環境 裏,你也許會感激這樣的直接。是的,George Town 是世界文化遺產,是 living heritage。而生活是流動的,是由人組成的,所以就且看它的轉變,且讓人們還是沒傷害性的用自己的脾氣

14-06-2011

 

我們

我們不一定要一模一樣。我們可以是不同顔色的,可以有著差距的高度,种不同品種的花。

你當然可以不喝咖啡,而我也繼續用我的口音說話。我們可以看起來很不像。但是,不是你和我。

而是,我們。

17 Apr 2011

逗號

以前,喜歡寫很長很長的句子。可以在單綫簿上不加逗號分號寫滿兩行,贏來連詞介詞運用自如的稱讚。後來,開始寫短短的句子。因爲懂了,停頓。走了長長的路,累了,或純粹不想走了,停下來。然後,才會真的看見,這一路走過的風景。

28 Mar 2011

另外一只眼

蔣勳說這是一座沒有建築美學的城市。而我是同意的。但我還是會自己尋找,關於這城市的美。臭豆腐的味道被攤販的笑容遮蓋了。下雨天的麻煩因爲捷運裏
的一闋詩變得無關緊要了。有些人無聊的偏見也因爲某些人冬天的姜母茶而可以一笑置之。沒有個性可言的方形灰色建築加上紅色字體,常見的樣子。星期天的下
午,帶著相機的我,換個角度,讓公園裏樹木的枝桠爬上墻面,成了我眼裏的另一座建築物。

14 Mar 2011

怕貓的人在貓空

2011 年的第一天,在貓空,很冷的冬天,傍晚七點鐘,拍完這張照片,相機從戴著毛綫手套的手滑落,休息去了。但是,我看到了七點鐘的天空。喜歡這時候的天空,因爲沒辦法用文字形容,七點鐘時,天空的顔色。所以喜歡。
11 Jan 2011

看不見日出的那天看見信仰

在黑暗中踏上數不清的階梯往最高的那層浮堵走去,据旅遊書的説明在看日出的最佳位置架好三角架,等待日出。看看周圍的人,各式的攝影裝備,等待著把
天地的瞬間化爲數碼的永恒。云太厚,今天看不見日出了,
有人說。是的,看不見日出了,但又何妨呢。我們在這樣的很早很早的早晨一起醒來,然後在微涼的空氣裏一起等待。而且,我發現原來淩晨5點的天空也是藍色
的,灰黑中深邃的藍。你們在身邊嬉笑吵鬧,我在這片藍裏,美麗了心情。這些年在各國看日出日落,有時太陽壯麗的消失于秒鐘,有時等不到升起的太陽。迷戀而

尋訪古建築,不是因爲伴隨的日出日落,而是常常在游走于門框時所感受到的,古人對於未知的單純相信。因爲相信有他們還沒看見的力量,所以他們建了一個又一
個的奇跡。對於現代人,相信卻相對的困難。而科學研究,何嘗不是一種對於未知的存在的信仰,然後探索。

28 Dec 2010

收藏:是聲音還是時光

這樣的卡帶我到底有多少個?我是說不出數字的。

也許是所有的下午。就那麽多。

 

而這裡有太多人了。Taka 是《跳一支圓舞曲》

《你要保護你的心》的是友弟,《216音樂街》被我聼坏了嗎?

 

只能收藏,因爲播放卡帶的收音機

老得不出現在生活裏,又年輕得無法進入古董店

Nov 2 2010

這時候

忽然,早來的冬天。冷空氣裏,實驗室的收音機,電台播了Suzanne Vega 的Luka。

在臺北的日子,常常有一種復習從前的感覺。就像這樣,一首歌。

 

那時候,在太陽總是太放肆的檳城,我們用力的年輕著。20年後,在雨水好像不曾真的

離開的臺北, 我因爲有朋自家鄉來,而快樂著。

 

你曾因爲喜歡這首歌,而用了Luka寫了一些文章。你不記得了吧,我想。

 

我想說的是,我還是好好的。當我再背起相機,想記錄的,還是很多,關於這城市,

和人。所以,我確定了。

Nov 1 2010

PJ 17区


PJ 17区可说是除了马大校园外,最多马大生的地方。跟大多数华裔马大生一样,大二离开宿舍后就搬到PJ 17区。然后在PJ住了12 年,搬来搬去的,但无论搬得多远,总会回到这里。买菜,晚餐,寄信,复印文件,配锁, 总会先想到17区的店,好像这里的生活机能最完整。但其实这里没有购物商场,没有快餐店,连唯一的戏院也在多年前被烧毁。比起邻近的社区,这里一直像个城市里的隐士,安静自在的让时光在身边流失。随着新的商业中心的启用,17区的安静自在也许会成为过去。每当经过树木茂盛的大学路,看到Starbucks的招牌,总会想,这里到比较需要一间美式咖啡馆,还是一间华文小学?


 


 


星洲副刊 08.08.2008